世界知名非洲猪瘟专家:做到这些,就可以控制非洲猪瘟

欢迎关注公司官网

http://www.scdbsw.cn/

推荐每吨饲料添加2.5kg大邦工程抗病肽:

1.促进淋巴组织等免疫器官的发育,激活巨噬细胞功能,提高机体的非特异性免疫力

2.强烈诱食,提高饲料利用率自身合成α-淀粉酶、蛋白酶、脂肪酶、纤维素酶等酶类,在消化道中与动物体内的消化酶类一同发挥作用,合成维生素B1、B2、B6、烟酸等多种B族维生素,提高动物体内干扰素和巨噬细胞的活性。

3.配合抗生素治疗、疫苗免疫期间,迅速修复和完善器官机能,提升动物机体免疫力,快速增强免疫应答,强力对抗免疫抑制

在北京举行的2019年国际猪业论坛上,世界知名非洲猪瘟专家、对非洲猪瘟有着40年研究经验的西班牙国家暨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非洲猪瘟病毒研究实验室主任、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兽医卫生监测中心教授何塞·马纽埃尔比·桑切斯·斯凯诺(José Manuel Sanchez-Vizcaino)通过《全球非洲猪瘟疫情发展史及当前态势》《不同的流行病学情境下ASF疫情的控制与根除》《ASFv检测及ASF疫病诊断》这3个主题告,系统阐述了ASFv病原、流行病学、检测和诊断、防控和根除的关键点把控,并针对有关细节问题做了深入探讨。

为什么ASFv在中国传播更快?

更多野猪感染ASFv情况在中国很快会出现


“在非洲猪瘟领域,我已经研究了40多年。但是,中国的ASF情况让我感到非常惊奇。因为传播速度实在太快了,在7个月内中国多地受到了影响。”桑切斯·斯凯诺分析说,ASFv在中国之所以传播速度如此之快,主要存在以下风险因素:


√野猪的存在。目前,中国的东北、华南、西南、华中(湖北、湖南)以及西北的秦岭一带尤其是陕南地区是野猪分布较多(见上图)。如果野猪跟家猪进行混合养殖或是相互接触,会造成更大的风险。


√含猪血产品的饲料。这种情况太可怕,因为非洲猪瘟的病毒能够在血液当中进行长时间的存在,即使只有一滴血,当中可能有3000个病毒存在。


√采用泔水(餐厨剩余物)喂猪。在中国,农场有采用泔水饲喂猪只的传统,因此需要改变这一饲喂方式,并告诉猪农这样会带来哪些风险。


√被ASFv感染的猪被运到屠宰场,屠宰后受ASFv感染的猪肉又被运输到其他的地方。


√生物安全水平较低。尤其是对相关的运输车辆必须进行彻底的清洗和消毒。即使车辆上沾有一滴血,它至少含有3000个病毒,可能会引发极大风险,所以对相关的运输车辆需要进行彻底清洗和消毒处理。


“在中国,ASFv目前主要在家猪中传播,野猪当中也曾经发生过。但是,更多野猪感染ASFv的情况很快/可能在未来几个月会出现,因为中国的野猪数量也很巨大。同时,也希望保证在中国南方,野猪感染ASFv的问题没有被遮掩。如果这些问题被掩盖起来,最后的结果会变得更加糟糕。”桑切斯·斯凯诺表示,只有保证生物安全措施落实到位,才能进一步遏制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如果采用泔水饲养猪只,生物安全风险非常大。因为如果泔水受到ASFv感染,猪吃了之后也会感染,造成循环传染。此外,后院养猪多数生物安全水平比较差,感染ASFv的风险比较高。


不同的流行病学情境下,如何控制与根除ASFv?


“目前,非洲猪瘟的控制和消除,主要问题是没有可用的疫苗,也没有治疗的方法。”桑切斯·斯凯诺说,但是在西班牙、巴西、古巴等地确实实现了ASFv根除,因此不用太担心,ASF疫情还是可以控制,但需要做好以下3方面的工作:


其一,如何早期检测出ASFv?这个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并不是这样。


其二,如果发生猪只疑似感染ASFv,如何确诊ASF疫病?


其三,一旦暴发非洲猪瘟,应急计划是什么?这涉及两方面:一方面从源头上如何控制ASFv进入猪场?另一方面是疑似/发现ASFv已进入猪场,采取怎样的生物安全措施阻断传播,以避免更多猪只感染ASFv。


桑切斯·斯凯诺介绍说,ASFv病毒非常顽固,它对环境的抵抗力非常强。在冷藏肉制品中,它可以存活110天,在冷冻猪肉中可以存在1000天。在血中存活18个月(4oC条件下),在受污染的猪舍环境中可存活1个月。目前,ASFv主要有3种传播途径:


第一,通过间接方式进行传播。如,泔水、航班、轮船等。由于ASFv会在肉品中存活很长时间,而有些猪肉产品原料受ASFv感染,传播风险较高。如果对猪肉里面黑色斑点不进行检测,或者餐厨剩余物/吃剩的猪肉食品未经过加热消毒处理来喂猪,可能会造成传染。ASFv还会与血液发生反应造成进一步交叉传染。比如说,在屠宰后必须进行胴体检验。再比如,在扑杀/运输感染/疑似感染ASFv的猪只后,对鞋/车辆携带/溅沾的血迹没有完全清理干净/消毒处理,又去屠宰/运输其他的猪,这样极有可能会将ASFv转染给新的猪群。


第二,在通过生物媒介方式传染。ASFv没有天敌,它在宿主身上可进行多次复制,可以存活6年之久。比如,1994年,葡萄牙宣告根除ASF病毒。当时,葡萄牙一家曾因发生ASF疫情而关闭大约4~5年的猪场(早先的猪全部清理完毕)重新投产养猪。过了7个月之后,我们当时对这家养猪场的猪只进行检测后发现已感染ASFv。


第三,在受感染的家猪和野猪之间直接传染,或者通过一些动物来进行传染。如果猪场所在地区有野猪出没的话,一定要保证野猪不进入猪场,如,可以做两道的防护栅栏。另外,现在,在不少的机场运输猪肉产品,可能是ASFv携带者。像非洲国家的一些机场,还有中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机场,均已检测发现了ASFv病毒,需要加强防范。另外,这些携带ASFv病毒的动物本身是否是病毒传染源,则取决于它受ASFv感染的程度、感染的类型。目前来看,中国发生ASF疫情造成的致死率很高,但是过几个月,会有感染ASFv的幸存猪,它们就是ASFv的携带者,可能会将ASFv传染给更多的猪,这种情况非常危险。

桑切斯·斯凯诺还称,狩猎也会给ASFv传播带来风险。苍蝇也是不可忽视的ASFv传染的媒介。比如,苍蝇可以把ASFv从一个农场携带到另外一个农场。

“总体来说,如果仅从基因型来分析ASF病毒,是不管用的。”桑切斯·斯凯诺强调说,“对于ASFv来说,因为它的靶细胞是巨噬细胞和内皮细胞。巨噬细胞在机体整个免疫系统当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如果巨噬细胞受到了病毒侵蚀,机体免疫功能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另外,巨噬细胞在复制过程当中也会受到破坏。对于内皮细胞是另外一种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感染ASFv的猪会出现出血症状。”


(免责申明:来源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 非瘟的“过度营销”,到底伤害了谁?